【正向專題】贏盡歡呼的賽道英雄——專訪賽車手梁欣榮

        本地資深賽車手梁欣榮於2006年開始成為賽車手,2007年奪得N2000組別房車賽總冠軍,並在2012年和2013年奪得中國澳門汽車會盃挑戰賽總冠軍,在第62屆澳門格蘭披治大賽中勇奪澳門路車挑戰賽冠軍、第64屆澳門格蘭披治大賽亦奪得澳門房車盃冠軍;亦曾五度於澳門房車錦標賽奪得車手總冠軍殊榮,更在2014年和2015年再奪路車挑戰賽總冠軍。2019年他繼續保持強勢表現,奪得中國澳門汽車會盃挑戰賽首回合冠軍和泛珠三角超級賽車節——賽道英雄壹春季賽和秋季賽冠軍。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梁欣榮擁有豐富的賽車經驗

 

經驗鬥車掌控節奏

        賽車在賽道上高速飛馳、你爭我奪的特性,令大眾對它的印象離不開“危險”二字。賽車對於梁欣榮來說,是興趣,也是運動。在成為賽車手前,梁欣榮一直從事與車相關的工作,直至2006年,他展開了業餘賽車手的生涯。

A2
對於車手來說,在賽道上的每一秒,都是鬥智鬥力的過程。(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他直言相比在街上“飛車”,正式的賽車相對安全一百倍。梁欣榮解釋道:“危險性始終是有的,但並非想像中的危險。在車裡有很多安全措施,如防滾架、防火的多層式賽車服、防火手套、防火頭套等等的各類防火衣物、以及具認證的安全帽、滅火筒,安全帶也必需要有六條。所以只要安全措施做好,賽車並非想像中的危險。保護自己等於保護家人。”2015年在某賽事中,因車中的油喉起火,火往車身內吹,波及梁欣榮身上的衣服,但由於衣物具保護性,他才能安全地走出車,車身火勢也慢慢熄滅。

A3
參加賽車,帶來快樂和滿足感。(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對於車手來說,在賽道上的每一秒,都是鬥智鬥力的過程。經常站在頒獎台上的梁欣榮與我們分享坐在賽車裡的點滴,曾參與不同賽事的他說,現時車手要學識“經驗鬥車”:“賽車講求節奏。要十分冷靜,一味去追去衝是沒有用的。坐在車裡,只有想著如何追前車,以及如何令後車跟住你的節奏去行,要令別人跟你的節奏。現在我們都是‘經驗鬥車’了。”

 

挑戰東望洋跑道

        2008年,梁欣榮與一眾志同道合的朋友組織“信榮車隊”, 除了進軍內地賽事,更向外地出發,也曾經歷過鬥車鬥到一個月有二十日不在澳門的日子。在他工作室一側的長架上,放滿了近百個獎杯,他笑言這只是生涯中的一小部分。

A4
奪獎一刻,開心親吻獎盃。(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梁欣榮介紹,國外對於培訓車手有一定的機制,從小開始分不同的階段進行培訓,由卡丁車開始培訓出車手。在外國人眼中,賽車僅是一項高消費運動。他說:“現在賽車文化越來越強,特別是中國賽車市場。因為相對於全球來說,中國賽車市場才剛起步,有巨大的潛力,內地車手也備受重視。”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以競逐冠軍為目標(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澳門的大賽車有一種魔力,你這次做得不好,就沒有下一個回合,要等一年才可捲土重來。”有“東方的摩納哥賽道”之稱東望洋跑道(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的賽車跑道),也是全世界唯一同時舉行房車賽和電單車賽的街道賽場地。賽道經過文華東方彎、葡京彎、加思欄馬路、產房彎、海角遊雲彎、髮夾彎、漁翁彎和水塘北角彎,最後返回格蘭披治賽車大樓為終點。整條賽道環繞東望洋山的市區,全長6.2公里,沿途多彎,有上坡下坡路,最闊路面14米,最窄只有7米。由於整個賽道包含了高速的直路和迂迴急彎,故被公認為世界上對賽車手有極高要求的賽道之一。

A6(cut水印)
奪得冠軍的梁欣榮在頒獎台上激動地跳起(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梁欣榮認為,東望洋跑道滿足了車手對跑道的條件。“對於大部分的車手來說,東望洋跑道是有難度與挑戰性的,好玩之餘,對於車手的能力也有要求。當中有慢彎、高速道、連續彎等等,車手需要高度集中,一點錯都不可以有。”他所說的“錯”,正因為賽道兩側有堅固水泥牆,也有金屬防撞欄,絲毫不容有錯,連車位偏離一吋的餘地也沒有,並不像一些賽道旁有緩衝區,容許車手再次加入。而事實上,這正是其魅力所在。

 

大賽車的難忘經歷

        談到大賽車,梁欣榮與我們分享了兩次難忘的經歷:“2015年我贏了澳門的路車賽,車一衝線就死火了。另一次是2017年,當時賽事在雨天下進行,在第八圈我排第一,因前面的車手撞欄,令我也受到波及。同一時間,海角遊雲附近亦有數部戰車相撞,大會要立即出示紅旗終止比賽。當時我很不開心,走出車,還把耳機都拿開了。我走到觀眾席附近聽到有人歡呼和拍手掌,也還沒有意識,就是感到很失落。後來才知道按照賽規,因為我排第一,還是贏了。那一刻我還不相信。”

A7
對自己喜愛的賽車運動,梁欣榮心中仍有一團火。(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梁欣榮除了經營車隊,還為粵港澳大灣區以至亞太區的賽車手們提供專業服務,以自己豐富的經驗,培訓車手、安排賽事等等,“2008年,我們幾個志同道合的車手‘拖住手’鬥車,現在我們整個車隊除了我的經驗外,還需要與不同的專業合作,分析數據,有條有理。我是車手,是車還是車手的問題,我都有能力知道。”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梁欣榮希望與世界各地車手在東望洋賽道中一較高下

        “他們是我的對手,不是我的敵人。”梁欣榮說,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受新冠疫情的影響,多位外地車手未能順利來澳,本地車手也相對少了一些勁敵,但梁欣榮始終希望與世界各地車手在東望洋賽道中一較高下的日子能盡快到來。他說:“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澳門車手,我想如果今次能舉辦以及能參加比賽,也實在很不容易。各個層面都在努力,我也會盡力。我哋一定得!”

 

【項目資助:澳門基金會】

~~~用力點讚 歡迎分享~~~

歡迎轉載MPEA原創內容,請註明出處來自“澳門正能量協進會”

網站:https://mpea-plus.org/

微信號:macau-mpea

Facebook:@MACAUMPEA

未獲授權下請勿對原創內容進行修改,感謝支持與關注!